首页 »

老外跑到上海,只是因为喜欢这里的风光?

2019/8/14 9:59:20

老外跑到上海,只是因为喜欢这里的风光?

今年3月,来自以色列特拉维夫的帅哥Ronen跑来中国注册了一家公司。公司注册地在常州,办公地点选在了上海,武康路华山路口一幢四层小白楼中。

 

小白楼其实只有三层,还有一层是地下室,Ronen的办公室在地上二层,透过玻璃窗,就能看到梧桐掩映下上海华山路最闹中取静的那一段。

 

在这幢6月份刚刚粉刷一新的小白楼中,还有20余个和Ronen一样痴迷上海老房子的老外。不过,这些“新上海人”不远万里从世界各地来到这里,不仅因为小白楼下有他们喜欢的上海风光,更因为这里的“房东”总能找到和他们一样,喜欢使出自己所有洪荒之力做“头脑风暴”的人。

 


老外也会互相“别苗头”

 

去年10月,Ronen报名参加了上海国际当代艺术交流展,从未来过中国的他把自己在特拉维夫开的画廊“转移”到了上海。也就在那次艺术展上,Ronen遇到了同样开画廊的Piu,80后上海小姑娘杨敏洁。

 

不要以为接下来会是一个粉红色的故事——回到特拉维夫后不久,Ronen在微信朋友圈上传了一张全家人为自己宝贝儿子过4岁生日的照片,照片上烘烤精美的翻糖蛋糕让Piu不禁留言,“你们老外家里有烤箱真方便”。

 

“咦,你们中国人家里都没烤箱吗?”

 

“不是家家户户都有。”

 

“那什么是家家户户都有的呢?”

 

“额……电饭煲呀!”

用电饭煲“蒸”出来的蛋糕

于是,曾经做过西点师的画廊老板Ronen二话不说,就和Piu合伙创业,开了一家专门贩售“蒸蛋糕”材料的公司UGAUGA。记者在他们的办公室看到,只要把蛋糕粉倒进电饭煲,加点水蒸10分钟到15分钟,就能制作出一个蓬松软糯的蛋糕。“烹饪无能型选手也能圆西点师梦了。”

 

有了好创意,接下来就是选择不断炮制新点子的办公地了。Ronen坚持要把办公室放在上海。

 

“为什么非上海不可呢?”

 

“因为上海和我们的品牌一样,非常国际化。”

创邑SPACE华山

不过,机智的上海小姑娘Piu显然没有被自己的合伙人“糊弄”过去。为了让Ronen和自己能选到心满意足的办公地点,她和Ronen拜访了不少联合办公地点。终于,在今年6月的某一天,他们踏进了华山路这幢名叫“创邑SPACE华山”的小白楼,Ronen当即决定“留在这里”。

 

“这里的街区精致和特拉维夫完全不同,却让我有家的感觉。”Ronen说。“更重要的是这里也有很多和我一样‘歪果仁’。”事实上,华山路这幢小白楼中聚集的大多是艺术、设计行业的创业团队,有艺术策展公司、奢侈品公关公司,也有做开放式教育或者像Ronen这样研发稀奇古怪新事物的团队。

 

 


WeWork也眼红的老房改造术

 

Ronen看中的创邑SPACE华山,在上海的愚园路、宜山-徐虹北路、老码头还有许多“兄弟姐妹”,遍布上海不少历史悠久的马路,大部分都是经过改造后重新亮相的老楼。

 

“在风貌区改造老房子真的挺痛苦的。”上海创邑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简称“创邑”)总经理方文告诉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由于老房和新房在建筑结构和使用习惯上有很大的不同,如何在不破坏风貌区传统的同时,引入年轻人尤其是老外们青睐的时尚元素,是创邑每此改造老楼、建造联合办公空间时,一直“纠结”的问题。

今年11月,创邑最新的办公空间将在衡山路上落成。方文告诉记者,衡山路是上海典型的城市更新区,于是他们的改建图纸也几次易稿。

 

“第一稿除了房梁以外全部采用玻璃材质,我们想象夜晚办公室的灯光透到街上,会传递出很温暖的感觉。”不过,在研究了衡山路历年来的街区风貌,以及上海对于衡复历史风貌区保护规划的相关条例后,创邑否定了这个设想。

 

“风貌区不应该大拆大建,而是要在原有的建筑底蕴上做加法,增加时尚元素。”在咨询了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沙永杰之后,创邑找来了一家有丰富老房改造经验的建筑设计院——弘基下属的三益设计院,对已经被白蚁啃噬殆尽的一根房梁进行加固,而对建筑的外立面和内部结构都没有大动。

创邑SPACE愚园

“自从参与了愚园路改造,我也才逐渐了解什么叫做城市更新。”方文透露,眼下,创邑的一家科技团队正在研发一种城市智能芯片,未来行人坐在在愚园路安西路路口时,手机中的音乐就能自动传输到坐着的长椅上,行人随时随地都能听到为自己独身定制的“歌单”。

 

把各个团队的创意运用到城市建设中,正是创邑对上海城市风貌的致意。

 


“歪果仁”爱的并不只是老房子

 

改造办公空间需要绞尽脑汁,而“招揽”与老房子气质相符的团队更要动足脑筋。

 

方文告诉记者,由于创邑大部分办公地点都位于市中心黄金地带,因此工位和办公室的租金价格并不便宜,这也是为何在创邑的各个空间,初创型团队并不多见的原因之一。

 

“当你的团队无法自负盈亏,需要靠政府资助时,这不是企业健康的成长方式。”方文说。

在加入创邑的所有团队中,老外多、全球化团队多、海归也多,不少团队只有三五人,但在自己的创业领域都有成熟的产品和市场份额。

 

美国妞Ryan Nuckolls四年前来到上海,加入了一家名为ArtHub的艺术展策划公司,她在上海的第一个办公室就在创邑SPACE愚园。

 

“过去一年我在愚园路目睹了整个街区的变化,看到越来越多的艺术家让这条老街充满生机,不得不说这非常伟大。”Ryan告诉记者,自己很认同创邑通过聚集艺术家和艺术店铺为老城区增加活力的做法,使街区有机会跳出柴米油盐,接触前所未有的创新。

 

目前,Ryan正忙于和其他来自世界各地的成员,策划9月即将在K11和创邑SPACE华山举行的“艺术都市”主题盛会。她说,相比K11所处的商业闹市区,武康路、华山路这样地处市中心却闹中取静的老马路更有上海的都市气息。“出门拐角就有美术馆和画廊,望着楼下街道熙熙攘攘的人流,你会感到不论国籍和人种,任何爱艺术的人都能在这片街区找到机会。”

 

“老外的汉堡和本地人的芭蕉扇也能在一起,风貌区需要各类人在这里创造生机。”地处衡复风貌区的天平街道党工委书记王萍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曾表示,风貌区文脉的延续中已经有了老外们的痕迹,喜欢东方市井生活的外国人不仅是上海城区风貌变化的见证者,也是参与者。

 

当越来越多的老外通过创邑这样的办公空间聚集到上海城区腹地,这座城市海纳百川的包容度也因此更具有勃勃生机。

 


图片来源:创邑SPACE   本文编辑:舒抒 (编辑邮箱:jfshquxian@163.com)